网库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网库资讯 门户 美文 查看内容

父亲成了儿时的我

2018-3-1 08: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1| 评论: 0

摘要: 父亲去年回了老家,不在我的身边,仅一年时间,苍老了许多,箭弓般的背啊,又缩短了不少的直径,佝偻的身躯,更加团结紧张,是岁月还是生活的不如意,风干了他强健的身躯和发达的肌肉,只剩下薄薄的一张皮,透着粗大 ...

父亲去年回了老家,不在我的身边,仅一年时间,苍老了许多,箭弓般的背啊,又缩短了不少的直径,佝偻的身躯,更加团结紧张,是岁月还是生活的不如意,风干了他强健的身躯和发达的肌肉,只剩下薄薄的一张皮,透着粗大的血管。今年暑假,本不打算回老家了,因为自私的行为,怕别人问起自己的婚姻,怕自己尴尬,怕自己没面子,我不知道在那个假期里,父亲有过多少期盼啊,他一天天的数着我回家的日子,从7月数到8月,数过了初一十五,数过了月底三十,仍不见女儿的身影,然后他就一个人跑到舅家给我打电话;说在老家过不下去了。

我迫不及待的连夜赶回了家,看见父亲的那一瞬间,父亲灰暗的眼睛里,忽然绽放出喜悦的光彩,随后干涩的老泪,滂沱而下,像一个弃儿看见了久违的父母,父亲的老泪彻底湿透了我的心,我把父亲拥到怀里,父亲的身体是那样的小,那样的轻,我告诉他;放心吧以后你永远跟我身边,不再分离。

父亲老了,很无助,很恐慌,怕被儿女丢弃,父亲成了儿时的我。小时候,村里有个理发师,见我就说我是他的闺女,要用他的剃头挑子把我挑走,我整天诚恐诚慌,见他就溜走,我总担心父母有一天会把我送给那个邋里邋遢的剃头匠,这种恐惧伴随我走过了苦难的童年。那么今天的父亲,却又饱尝着我昔日的恐惧,不知道那种恐惧侵蚀了父亲多少的健康啊,我怎么做女儿的呀,这样的粗心,这样的不孝。

父亲早已收拾好了他的小包袱,我展开一看,还是那些破破烂烂的旧衣服,折得整整齐齐,洗的干干净净,包的严严实实,我的心流血了,疼了,父亲对儿女要求的太少太少,我给父亲买了春夏秋冬的衣服,代替了他的旧衣服,装进了行囊。一手拖着行囊,一手牵着父亲,父亲的脚步很蹒跚,但努力的去跟上我的脚步,不至于拖我的后腿,我们坚定有力的穿过喧闹拥挤的人群,艰难的上车下车,可我没有一点的疲倦,我知道我身边有个高龄的父亲要照顾,不能有半点的差错。

父亲老了,嗓子嘶哑了,眼睛昏花了,记忆混沌了,脚步沉重了,呼吸粗重了,父亲对我的依恋与日强烈,每次出门他都会站在凉台上,依依不舍的向我挥手,每次我该回家的时候,他都下楼站在我回家的路上眺望着我的归来,我不知道那种切切的等待是否憔悴了父亲的心。

父亲有很多的农村陋习,比如解完手不冲厕所,不讲卫生,爱吃剩饭等等,他会经常给你做出令你咂舌的事情,比如,他会把你掉色的运动鞋用墨水染成黑色,会把西瓜皮倒在马桶里,会经常堵塞水龙头,会让你哭笑不得,我只能耐心的像教育小学生一样谆谆教诲他,然后再加上一句;‘你听话吗’?他嘿嘿一笑;‘听话,我光听你的话’。

父亲已是88岁高龄了,风烛残年的父亲却变成了儿时的的我,无限的依赖性,无限的孤独感,无限的不安全安,我会尽我努力照顾他,孝敬他,多挣钱,让他老有所养,无后顾之忧,让他安享他的晚年,尽享天伦之乐。

愿父亲健康长寿!(纪念我天堂里的父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库资讯.  

GMT+8, 2018-9-23 18:37 , Processed in 0.0344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