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库资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网库资讯 门户 美文 查看内容

表姐的爱情

2017-11-2 16: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2| 评论: 0

摘要: 我是个喜欢听故事,却不太会讲故事的人。读完《我不》已经好几周了,又聆听了冰叔笔下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小蓝和蠢子的爱情---《你好小蓝》,冰叔说那些动人的故事,大都始于平淡,蕴于普通,却又伏藏于人性关隘 ...

我是个喜欢听故事,却不太会讲故事的人。

读完《我不》已经好几周了,又聆听了冰叔笔下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小蓝和蠢子的爱情---《你好小蓝》,冰叔说那些动人的故事,大都始于平淡,蕴于普通,却又伏藏于人性关隘处,示现在命运绝境中。这让我想起了《从前慢》这首歌,从前的日子有点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让我想起了表姐的爱情。不知道蠢子和小蓝最后怎样,但希望他们的爱情可以不要阴阳两隔,写到这,鼻子一酸,我的眼眶湿了,我承认我想念表姐了。

那年,我上初二,父亲告诉我表姐要结婚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好开心,相信天堂的奶奶更开心,大外甥女要出嫁了。

记忆中,小时候总是跟表姐吵架,但吵完一会就和好,表姐妹的感情也一直很好,而如今我已大学毕业,表姐却不在了。

想念的你的笑容,想再叫你一声姐姐。

除了想念也有惋惜,惋惜那样一段真实动人的爱情,就这样阴阳两隔。

表姐和姐夫也像冰叔笔下的小蓝和蠢子一样,波澜不惊,随遇而安,知事、遇人、相爱、定心,上班、攒钱、洗衣、做饭、买菜,嬉笑、打闹、吵嘴、依偎。

他们是普普通通的恩爱夫妻,深爱着彼此,感恩着彼此,可命运也总是喜欢开玩笑,拉着你的手把你拽进深渊,头也不回的走掉,任你怎么哭喊都不再回来。

我记得那时,表姐姐夫结婚有好几年了,生活中还是喜欢腻在一起,你侬我侬,平平淡淡和井然有序中夹着小情调,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买菜做饭,姐夫总是给表姐买一堆小零食,像刚恋爱的小情侣,姐夫每年情人节都会送花给表姐,好几次去表姐家总能看见一大束花摆在客厅里,表姐总是会很开心的告诉我这是你哥哥送的,脸上的笑容像幸福开了花,告诉我说每次去旅行,到一个地方时,那种甜到骨子里的默契,让好多陌生人都认为是新婚夫妇度蜜月,一点儿也不像结婚好多年。多好的爱情,多好的日子。

大家都知道表姐嫁了一户好人家,我有见过表姐的婆婆和公公,一对爱笑的老夫妇,很慈祥,说起话来很温和,打心眼里喜欢表姐,一家人对表姐好的不得了,用其乐融融四个字形容那个大家庭一点也不俗,而是恰到好处。

可是后来,病魔开始向着表姐走来,谁也拦不住,那天表姐因为肿瘤住进医院,做了手术后总算没有什么大碍,很快就康复了,我清楚的记得那次去表姐家玩,表姐家的葡萄各种各样,品种齐全,全是姐夫买的,原因很简单,表姐爱吃葡萄。傍晚姐夫买菜回家,表姐晚上给我做了好吃的,我们坐在一起吃饭,表姐饭量还是蛮大的,姐夫也会对着表姐调侃几句,然后宠溺的看着表姐,轻轻的笑,接着表姐会发出“哼!”的声音,然后接着吃,这分明是在秀恩爱,我总是被他们暖暖的气氛感染,然后也开心的笑,吃好多饭。晚上我和表姐两人睡在一起,表姐大晚上看小品听相声,然后哈哈大笑,我跟着一起看,结果是我睡不着了,表姐竟然一会就睡着了。表姐小日子总是平淡中透着温馨,像青竹的味道,清新自然,耐人寻味,仿佛置身于雨后竹林带来纯净的心境与从容。

去年我在表姐家寄住,每天都要出门上课,而那时表姐的病情已经恶化了,癌症晚期刚刚做完化疗,头发都掉光了,但看得出表姐很坚强,姐夫也没有手忙脚乱,每天除了上班努力挣钱为表姐治病,就是把其余的时间利用起来分分钟陪在表姐身边。

听说过太多正面的爱情故事,也有太多负面的悲情故事,却从没有亲眼见证过,这样平凡却伟大到骨子里的爱情,倾其所有,只愿你能少一点痛苦,只愿你能在身边多留一天。

为了不让表姐为我操心,在表姐家寄住的日子,我早上早早出门上课,晚上晚一些回家,可天气也总是捉弄人,雾霾密布却迟迟不肯离开,表姐担心我,刚开始那几天早晨还坚持起床给我做饭,让姐夫开车去送我,我深知表姐的身体非常虚弱,所以我是拒绝的,表姐还认为我是小孩子,还想照顾我,后来的日子表姐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虚弱到早晨爬不起来,于是我就很早起床偷偷溜走,生怕吵醒了表姐。刚开始的那段日子表姐看起来好幸福的样子,结束了化疗的痛苦,似乎像往常一样,没有生病,早晨叫姐夫起床,那种温柔是暖心的,没有嫌弃,没有催促,只有浓浓的爱怜和理解,因为天气不好姐夫连续几天送我去上课,照顾我像亲妹妹,那种发自内心的照顾,我很感激,姐夫对于表姐就像那首歌里“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我常在想,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料,我的朋友还为你撑腰”。作为表姐的家人也被姐夫照料,谢谢你,姐夫。

那天晚上我回表姐家吃饭,一进门,姐夫在做饭,做了一桌子的菜,为了生病的表姐能多吃一点,多吃一点对抗病魔,饭桌上姐夫的眼神里依旧带着宠溺,督促着表姐,让表姐多吃点,嬉笑声中,带着担心,看着表姐大口吃饭的样子,姐夫笑的很欣慰,也带着一丝疲惫,但丝毫没有任何怨言,除了让表姐能多吃点饭,吃完饭还督促表姐在房间里走走,过一会再吃药,表姐真的是吃了太多药,但是还得继续啊,姐夫就像哄小孩子一样,哄表姐吃药,让我也劝劝表姐好好吃药,饭后活动活动,表姐当然也很听话,在那样乐观积极的夫妻身边,我被深深感染着。积极面对生活,应该是人的本能,认真活着,应该是每个人的义务和责任。

为了不让表姐操心,我把在外上课的时间拉长,每次回到表姐家时,已是夜晚,每次表姐都在看电视,当然旁边一定有姐夫陪着,每次看到这种场景时,心里都有种莫名的幸福感,被夫妻二人平凡温暖的日子所感动,现实中有多少人做不好这件简单却充满幸福感的事啊。我和表姐一起去洗漱,表姐照镜子时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容,我们一起做面膜,她说她想变得更漂亮,生病以来都懒了,好几次清晨起来都不洗脸。我来了她家她也跟着一起好好洗脸,好好照镜子,好好做面膜,然后问我衣服在哪买的,她也要买,光头的姐姐好美,那种任何人浓妆艳抹也媲美不了的美,脸上分明透着阳光,初升的太阳,耀眼,饱满,浑圆,动人。这样一个积极面对病魔的女人是因为被爱情包围着,才有了如此沉稳的心境,化疗之前,姐夫也像“蠢子”一样带着表姐四处求医,一个人带着表姐去北京治疗,整夜整夜的守着表姐,寸步不离,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表姐到最后离开时模样依旧是那么安详、那么美丽。

在表姐家住的最后几天,表姐还是住院了,在家的最后那几天,肚子已经疼痛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了,姐夫劝说了好几天,表姐才肯去医院,因为在那之前表姐不知道住了多少次医院,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手术,不知道输了多少次液,对医院有了恐惧,姐夫理解,所以除了哄骗,绝不强制表姐去医院。住院前一个晚上,表姐已经吃不进去任何东西,急的姐夫买来各种水果削去皮切成小块插上牙签递到表姐面前,这时被病痛折磨了好几天的表姐带着训斥的语气,说不想吃,姐夫说好好好,不想吃咱就不吃,然后就帮表姐按摩,其实按摩也只是减轻疼痛,但这样子的场景是我来表姐家寄住的日子里天天都在上映的,姐夫天天给表姐按摩,表姐吃不进去太多东西,身子很虚弱,没有力气出门活动。有一次姐夫陪表姐出去逛小公园,回来后表姐累到不行,后面几天也一直感觉很累,索性后来就不出门了。天天在家,全身的肌肉都很僵硬,姐夫就每天晚上给表姐按摩,那段日子,常常听见表姐和姐夫的嬉笑声,虽然被病魔折磨,但心里是暖的。这一次住院后面几乎是一直住下去了,就这样姐夫又开始了医院、工作单位两点一线的日子,偶尔回家也只是为了换个衣服。

后来我课程结束回到自己家,再去看表姐,表姐已经开始消瘦了,一家人忍着泪水陪在表姐身边,装出很开心的样子,姐夫也是除了四处奔波求医就是努力挣钱想尽一切办法给表姐减轻痛苦,然后就是陪在表姐的病床边,照顾表姐,自己不知道休息,还让姑父姑妈回家休息,怕姑父姑姑担心女儿过度不做饭会饿坏了肚子,年龄大了会生病,常常买一大堆吃的带到姑父姑妈家,然后还是整夜整夜的守着表姐,就这样渐渐地,本来就很痩的姐夫更瘦了。很清晰的记忆,表姐结婚后体重直线上升,样子看起来像贵妇,如今贵妇消瘦,贵妇的丈夫也日渐憔悴。然而也只有姐夫在身边,表姐才会安心,才会听医生话,好好吃药,好好配合打针,好好吃饭,就是这样一对夫妻,这样一对平凡又简单的夫妻。

再后来去看表姐,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头发长出来了,自来卷的短发,那个结婚后就胖起来的表姐如今又回到了结婚前的体重,我心疼的哭了,但在表姐的脸上丝毫没有哀伤,有的只是淡然。此时,表姐正坐在轮椅上等待着做检查,身后是扶着轮椅的姐夫,空气里都透露着夫妻之间的默契,姐夫在玩消消乐,表姐在低头休息。表姐看见我来了,就很开心的和我聊起天来,问我的近况,过了一会,姐夫看等的人太多,太嘈杂,就推着表姐叫我和表姐去另一边等,他在这边听播报,轮到表姐了叫我们,姐夫帮我买水,宠溺的问问表姐喝什么,表姐撒娇,说想喝芬达,那个橙色罐子的,姐夫就爽快地答应着,给表姐从自助售水机里取出了饮料,小心翼翼的打开,递到表姐跟前,说了一句,尝尝好喝吗,那种感觉像恋爱中的小情侣,不像是结婚将近十年的老夫妻。“你在笑我在闹”是说女生在闹,男生在笑,而播报里的喊到姐姐名字时,姐夫飞跑过来,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表姐,匆匆跑出去,滑行了一长段路,又突然刹车,当然姐夫是单手护着表姐的,不会出现安全问题,此刻表姐似乎很生气,说了一声,你别闹,脸上却笑开了花,姐夫在逗表姐,不是刻意,而是恩爱的夫妻之间,爱的自然流露。

再后来又去看表姐,听到姐夫抹着泪水跟爸爸说,表姐的癌细胞已经充满了整个肚子,怕是时日不多了。表姐已经自主排尿了,在肚子上开了口接上管子引流,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呼吸还算缓慢,但伴着一阵一阵的疼痛,表姐愈发憔悴了,但脸上仍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光芒,似乎是在向命运说着:“我不!”

最后,后来的后来,表姐还是走了。

接到姑妈的电话,我们一家人立即赶到了医院,那时表姐已经没有了意识,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所有人都在喊表姐的名字,可表姐脸上的面容已经舒展开来,没有遗言,没有挣扎,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走了,拔了氧气管,所有人都在哭,都在喊,姐夫没有不知所措,在姐夫的表情中却感觉得到姐夫的心在滴血,但心碎了也得撑着,心碎了也不能倒下,这一切还需要姐夫来主持,姑妈哭的喘不上气来,姑父像傻了一样愣在那,所有的亲戚都哭的不成样子,唯有姐夫喊着姐姐的名字,帮姐姐收拾好面容,穿好各种棉衣,推着表姐去了殡仪馆。

那天表姐下葬后,我们大家准备上车回去,人群中我看到姐夫呆滞的眼神和哀伤到了极点的表情,垂着头,泪水早已淋湿了脸庞,葬了表姐被亲朋好友围着的姐夫终于还是坚强不下去了。

姐夫对表姐的那种呵护,和表姐对姐夫的那种爱是平凡的,也是平淡中有刺进骨子里的真情。

小蓝的口述里有这样的话:“忘了我,会不会让你好过一点?知道你忘不了,也舍不得你忘了我,我们好不容易才重新遇见,谁又忘得了谁呢。那就不要忘吧,记着我,然后重新去生活,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苦了,我总感觉你一辈子的苦,都在过去的这一年里了。该承受不该承受的都已经承受了,剩下的路也就好走了。那些苦我负责全部带走,你负责好好活着,好吗?我先走一步等你,在那边等你40年、50年、60年……等你娶妻生子,等你把这一生过得圆满,等你终于变老,等你拄着拐来找我。”

如果姐夫看到这篇文章,希望姐夫能读到这些文字,是小蓝对蠢子说的话,也是姐姐对你说的话。

姐夫你曾写下文字,追念表姐:“陪我的这段美好时光,我永世不能忘怀,走好吧,终会再相见。”

小蓝对蠢子说:“蠢子,我不急的,你也不许急,先把这辈子的路好好走完。蠢子,这辈子是来不及了,下辈子我一定嫁你一次。”而我想,在那边的表姐同样也想告诉姐夫:“下辈子我一定再嫁你一次。”

再后来我没有见过姐夫,只是听爸爸说姐夫一直把表姐化疗时掉的头发带在身边,走到哪带到哪,就像表姐在身边一样。

如今姐夫去旅行了。

曾经计划两个人一起旅行的,现在只剩下姐夫一个人去完成了。我记得在表姐家时,姐夫曾说过要等表姐病好了去桂林玩,可终究还是没实现。

我不能像冰叔一样期待结局,因为事情已成定局,我只能希望表姐在那边可以过得更好,没有疾病,没有痛苦,希望姐夫可以好好生活,不要再痛苦。

见证了这样一段爱情,我不知道怎么样形容我内心的感受,后来我对爱情又有了新的理解。

爱情,应该的样子,是彼此拥有对方后,不失自我,在平凡的日落中认真的生活,然后拥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在无声中体味到温暖,在平淡的日子里脚踏实地,在彼此的行动中感受默契,在每一个对视的眼神中暗自坚定,在每次争执中寻找相通的方向,在对方的立场中遨游半晌,然后退一步燃烧自己,笃定地冲进对方的怀抱,为未来的共同目标牵手奔跑,又在路途中停下脚步相互擦拭汗水,相视微笑。让生活落地,也把柴米油盐酱醋茶过成诗,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样子。细水长流,慢慢走,也不怕大风大浪,因为有彼此依偎,因为彼此的肩膀都是对方最熟悉的地方,在磨难降临时一起迎难而上,用尽全力去保护那爱的一方净土,然后又是在看得到对方的距离中,不动声响的奋斗,波澜不惊的生活。

但愿,小蓝的故事可以长一点,但愿,你的故事可以一辈子讲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网库资讯.  

GMT+8, 2018-9-19 13:26 , Processed in 0.02852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